您当前所在位置: 网站首页 > 书画赏析 > 赵黎畅:淡薄沉著 宁静真诚—评程墨艺术

赵黎畅:淡薄沉著 宁静真诚—评程墨艺术

时间:2018-09-10 来源:逸道艺术 浏览次数:390 返回列表

 

 

                                          如果用《二十四诗品》中的一首来形容程墨的艺术,我选择“沉著”。


绿杉野屋,落日气清。

脱巾独步,时闻鸟声。

鸿雁不来,之子远行。

所思不远,若为平生。

海风碧云,夜渚月明。

如有佳语,大河前横。

 

《梦如馨月》  100×200cm  2017年

这虽是中国古代诗歌理论,其中的美学意境也涵盖书画的品格。“沉著”的意境有怎样的特征?我们透过程墨的艺术可以看到,那是一种经过锤炼又不拘于风格的纯然,仿佛独步萧瑟后,置身于开阔的境地之中。这种表达背后不是冷也不是重,而是对情感体会细腻,感悟深刻,如果我们有这样的经历——感情受到伤害又治愈,再重新燃起,我们就能读懂他作品中那份稳健的热忱和幽静的宽厚。



《花山入画图》53×38cm  2017年

席勒说:“如果我们把感性规定的状态称为自然状态,把理性规定的状态称为逻辑的状态和道德的状态,那么,我们就必须把这种实在的和主动的可规定性的状态称为审美状态。”在程墨的艺术创作中,我看到了审美状态下的冲动,这在如此年轻的艺术家中是如此少见。


《游花山》 52×47cm  2017年

程墨自己说:“尝试放下曾经笔墨之娴熟华丽而程式化的技法,从而更真诚、安静的去观察、探寻人或物反馈给我的微妙的触动感,我努力用画面去抓住那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情感,真诚、坦然、勇敢的面对自己的感受,这或许就是我想寻求的最真实的美!”



《桂林山水甲天下》   53×105cm  2017年

艺术家最可贵的品质就在于内观外察,对外界的敏感捕捉转化为深层的自我意识,这样涌现出的表达才是灵性的艺术。程墨艺术中,席勒所论述的“实在的状态”就是他对外界敏锐的感知能力,而“主动的可规定性的状态”就是他对内心的反思能力,在这两种状态的叠加作用下,成就了他笔下自如沉著的艺术作品。



《西山游记》 51×98cm 2013年

程墨的艺术作品中是有时间性内涵的。在康德看来,艺术作品的时间性内涵具体体现在艺术作品的独创性和典范性上。程墨艺术作品的独创性来源于他的感性,而他的典范性来源于他的求真。我们在他艺术作品的娴熟中经验到了时间的序列,但是被那种既不刻意又不放任的真诚打动,跳脱出了因果的逻辑。



《烟云清远图》   53×105cm  2017年

荣格的分析心理学提出了“集体无意识”的观点,是指由遗传保留的无数同类型经验在心理最深层积淀的人类普遍性精神,我们也可以称之为心灵原型。如果艺术家的意识是漂浮的冰山,那么人类的心灵原型就是托起这座冰山的无际海洋。程墨的画品是他人品的冰山一角,前文所说的“他作品中那份稳健的热忱和幽静的宽厚”正是坚固的建立在他为人的热忱和宽厚之上。


《江山如画图》 180×70cm 2018年

中国古代文人常把人的画品、文品与人品联系起来,程墨的艺术、思想和他的修养是相称相宜的,赏其画,悦其宁静;思其文,知其淡泊;友其人,感其真诚。


友情链接